分享到:


栏目页页头幻灯
 当前位置:首页 - 以史为鉴 - 还原李一“退隐”生活:遭围殴避媒体 道观收入大减

还原李一“退隐”生活:遭围殴避媒体 道观收入大减

李一专辑:世上真的有神仙吗?
作者:刘虎 审校: 来源:成都商报 发表日期:2013-09-13 阅读数:21233
如今,李一梦已破。他又将向何处去?

这就是王菲等名人曾经养生的地方

2010年,中国发生了很多大事件,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都让人难忘,玉树地震、舟曲泥石流灾害也让我们悲痛。但是在这个岁末,我们却更愿意回访这些曾经让我们牵挂的小人物,因为他们的故事,更容易成为我们的生活,他们的命运,正是我们的悲喜。

2010年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他们也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这个时代,哪怕只是时代的一点细节。他们是这个时代的旁注,虽不举足轻重,但颇意味深长。

在即将告别2010的时刻,我们需要重温这些人和事,然后或卸下,或继续背负前行。

道长李一,原名李军,重庆沙坪坝区人,出生于1969年9月13日,高中学历。曾任缙云山绍龙观住持。因在网络上走红,成为了新一任“养生达人”。大谈养生、国学的他,不仅虚构弟子三万,更是号称身怀“驾驭220伏电”的绝技。但其利用电流断症、治癌的特别“医术”,最终被媒体戳穿。

成都商报记者 刘虎 发自重庆北碚

12月11日下午2点,嘉陵江边的重庆名山缙云山大雾弥漫。这里曾是中国道教协会前副会长、道家养生委员会前主任李一道长苦心经营的养生“圣地”,不过,住在道观附近的村民已有数月未见这位过气大师的踪影。

“好久没看到他了。”家住白云观山门对面的“况氏农家乐”老板娘况大姐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李一近来一直没在白云观露过面,印象中就是8月份被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曝光以后。“以前他时不时就要过来的,因为养生的人都在这里。”

李一本人

有弟子证实李被围殴

在况大姐的记忆里,1998年,李一来到这里,与他们村北温泉街道人民村谈好,花8万块钱征下了包括白云寺旧迹在内的10多亩地。后来,就开始建白云观。在白云观来来往往的人中,况大姐见到了不少名人。“我认得到的,有王菲、李亚鹏、大胡子张纪中,还有经常在我们重庆台演方言电视剧的‘干柴棍’!”况大姐说,白云观的养生曾火极一时,2009年有一次就来了两百多人,白云观包租了几个农家乐才将这些人安顿住下。

在数公里外的缙云山半山腰,李一曾掌控的另一道观绍龙观,附近村民也表示:几个月没见到过李一了。“听说他已经被抓起来了,是诈骗罪!”七旬翁曾永富说。

李一最后一次在公众面前亮相,是在8月7日的重庆会展中心“第八届世界华人保险大会暨2010国际龙奖IDA年会”上。自此再无踪迹,身陷舆论漩涡的李一谢绝访客。12月11日,成都商报记者拜访绍龙观,接待媒体的女道长常雪答复仍为:李一道长在“闭关”中。

他的一位弟子向成都商报记者透露,李一宣布“闭关”后,并没有在缙云山栖身,而一度选择在北碚三溪口一度假村。10月底,李一在度假村被四人围殴。 这位弟子表示,纷争的源起,可能是双方停车引发摩擦,也可能涉及李一曾欺骗或拖欠工程款被对方找上门来。这位弟子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李一目前已换了地方,不在三溪口。不过,他偶尔会回绍龙观。“他都是悄悄回去,因为不时还有媒体来采访。他现在最要避开的就是媒体。”

今年11月,李一的继母也搬离缙云山,去了她女儿家。“以前李一的父亲和继母住在李一每年花1万多租来的房子里,就在绍龙观下边。”知情的澄江镇北泉村村民说。

绍龙观现状

“来的人少了一大半!”

“道商”李一通过所结识的人脉,排除阻力,将明朝寺庙改为“现代”道观绍龙观和白云观。他运用各种资本手段,筹措到修建道观的资金,并躲避了900多万元的债务。

成都商报记者12月两次前往缙云山调查。绍龙观和白云观虽然还在照常开放,但工作人员已大为减少,信众更是寥寥可数。在绍龙观三清殿前,即使是免费取用的香也无人上供,只好由观中道士点燃,以免断了香火。

“来的人起码少了一大半!”住在绍龙观附近的曾婆婆说,李一出事以后,信众连同道观也不大相信了。另有村民称,由于观中收入大减,在村民家租住的一些绍龙观人员已经离开。“都发不起钱了,还留下来做什么?”一村民说,离开的一位算命先生曾夸耀说,他每月的基本收入是1万,外加算八字业务每人200元中提成60元。

在绍龙观鉴湖旁租用民居所办的外丹堂,下午四五点播的音乐没了,昔日经常可以看到的“饿得走路偏偏倒倒”的养生者也不见了踪影。往常,这里住上7天的费用“差个须须”就是1万,养生者来自东北、北京、广东、浙江等全国各地。 一位已离开的道观弟子称,李一昔日迷惑了很多弟子,很多如今看清真相后都离开了。

在白云观讲经堂下,有一座正在兴建的养生地宫。这里的工程还在继续,观内一女居士说,已经进入了扫尾工作。成都商报记者目睹到,这里正在安装空调,另有工人进行内饰。此外,观内一处露天搭着塑料大棚的地方摆放着大量小型的神像半成品。

“我们不应该入世太深,引起外界的关注。”常雪道长在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称绍龙观师兄弟在今后将更加潜于修行,不再回应世事。

李一辞去职务已近四个月,目前,绍龙观住持和管委会主任职务尚空缺。北碚区民宗局局长王忠明12月17日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称,新的住持选定将按照道教的教规、教义来办理,联合调查组目前还在工作,结束后将向社会公开发布。

北碚区民宗局综合科张姓科长表示,联合调查组的调查工作基本接近尾声,目前正在对绍龙观的资产进行清查和财产登记等,“预计明年二三月将全面结束。”

李一的未来

被追责?或重出江湖?

去往缙云山绍龙观,我们可以看见山门上题写观名者为当代名家启功先生;而去往白云观,山门上的“洞天白云”几个字,题写者是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道教宗师陈莲笙。

发网帖反对李一的故人“甜茶道人”和熟知李一的另一弟子均认为,李一喜欢结交权贵以抬高自己,又爱造假,“启功的字是假的,我们知道是他花了几万块钱找人仿冒的。陈莲笙的字有可能是真的,据说他是李一拜的师父,两人关系较好,不过他两年前就仙逝了,也无法查证了。”

在李一“成仙”的日子里,除了免学费的“三日观”外,所有养生、治疗和培训项目均收费不菲:5日养生班3800元,7日道医班9000元,外丹堂一个疗程9800元,李一道德经集训(人不在就放录音)16800元,国学总裁班39800元,一场法事3万~5万元不等;辟谷起价高达30万元……

“我们固然需要厘清李一诸多被指违规行为的是是非非,但也必须得反思李一的神像何人筑建,又是如何筑建而起的。”重庆宗教界人士呼吁,“李一事件”调查组应该彻查李一“成仙”过程中是否存在金钱交易,是否存在某些权力的不当作为。

李一成为宗教领袖后,还顺利当选重庆市政协委员、北碚区政协常委。目前其重庆市政协委员职务虽然已辞,但他还是北碚区政协常委。北碚区政协人士12月17日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有过针对李一的一些动议,但具体内容“尚不便告知”。

据知情者透露,李曾多次利用政协委员、常委的身份提出提案,希望重庆市政府下放缙云山管理和开发权给北碚区政府。“一旦下放,他有一整套关于开发缙云山为‘中国养生名山’的想法。”

如今,李一梦已破。他又将向何处去?

12月21日,一位李一的弟子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说:李一的大弟子常龙最近几天开始出现在重庆南方花园附近的一家洗浴中心,进行踩玻璃等杂技表演,并以“李一真传弟子”作为宣传。以后,李一也会重出江湖么?

标签:李一 骗— 批判
关注搜狐微博 @健康中国人网
添加微信号:HealthyChinese 或者 扫描二维码
 
友情链接:基因农业网
资料查询:中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美国FDA|The Cochrane Library

关于我们

健康中国人网 2013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30349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