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栏目页页头幻灯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普美文 - 棒棒行医记:献血记

棒棒行医记:献血记

作者:棒棒医生 审校: 来源:河马诊所 发表日期:2014-03-17 阅读数:5123
医生的一生中,至少要献一次血,才不枉为医生。这是我个人的信念。

医生的一生中,至少要献一次血,才不枉为医生。这是我个人的信念。

大学时,班上一女生说,“不献次血,白读了医学院!”当时并不清楚献血是否对身体真的无害,就算有点害处,凭着女生的一句话,也得献一次。可是,由于体重不足一百斤,终大学六年也未能献成。此后想起那位女生的话,果真常有白读医学院的感觉。

工作后,为了弥补大学的遗憾,每年只要有献血任务来,我都踊跃报名。每次都被主任卡住,直到2001年,我保证献血后不休息,才一偿夙愿。2004年又献一次。此时我兼任血液科和输血科副主任,对献血的认识非学生时代可比。献血,极言之,就算每月一次(献血法规定要半年一次),也不过像妇女的月经,对健康的影响微乎其微。我在科室说,不献次血,白做了血液科医生。因此,血液科是献血最积极的,医生人人争着要献,很少会去找实习生、工人、保安人员来顶替的。我有时不得不动用权力强占名额。医生们之所以要献血,不是为了献爱心,更不是为了600元的补助,而是为了近乎奢侈的7天休息。医生为了休息,不惜献血,细想想,是很令人心酸的事吧。

我比较反对过度的献血事迹宣传。献血本是健康、阳光、平常、轻松的事,名人们要做献血秀,也要秀成这样的效果。网上看过李宇春的献血秀,如临大敌、如赴刑场、如元首出访、如婴儿受伤,前呼后拥,或帮或扶,一脸无奈疲惫,半丝笑容也无。这么痛苦的秀,不做也罢。

作为血液病专家,我也常常参加市中心血站和无偿献血协会组织的各种宣传活动。记得有一次,五六个无偿献血的积极分子汇报感人事迹,“煽情”得有点过分了。我作为“专家”也被邀讲话,忍不住给泼点冷水。能无偿献血几十次,无论如何,可以算是有爱心甚至高尚的人。但是,如果觉得只有高尚的人才会献血,这就是悲哀了。献血应该被视为普通的事才对,好比一个百万富翁施舍两碗米饭给饥饿的穷人,能高尚到哪里去?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民愈是为献血者感动,说明我们的科学素质和道德水准愈低下。我认识一位老外,经常默默无闻的献血,他就是把这当做一件普通的事去做的,他身边的人也习以为常。

前年工会组织了一次献血,我院有100个献血指标。我和两位副院长都参加了献血,其中一位开玩笑说是受我的影响。献血几天后问他,说什么感觉也没有。然而,宣传搞的轰轰烈烈,献血车边拉了个大横幅:“捐我热血为党旗添彩,奉献大爱铸医者仁心”。这是卫生厅发起的一个主旋律活动。可是,本人无党派人士,向以“君子不党”为座右铭,被无端代表,叫我情何以堪?献血时有电台记者采访,问献血后该注意什么。我说,如果口渴的话,补充一点水即可,该干什么干什么,没有特别要注意的。记者问不出什么亮点,怏怏焉,似乎我的回答很不像专家似的。

关于献血指标,大约在2001还是2002年,卫生部就声称献血的“三个转移,一个延伸”,即由指令性计划指标献血向无指标的自愿无偿献血转移;一次献血向多次献血转移;临床用全血向成分输血、择期手术提倡自体输血转移;无偿献血工作从城市向农村延伸。湖北省1999年,全省62.13%的无偿献血中,有42.79%来自政府下达的指令性计划,自愿无偿献血仅为19.34%。到2004年,自愿无偿献血占无偿献血的比例已经达到了69.18%,自愿无偿献血已逐渐成为主流。而在2012年6月14日世界献血者日纪念大会上,省厅主要领导讲话表示,湖北省自愿无偿献血比例已经达到99.96%!在这样形势一片大好下,为什么我们医院会被要求100名的指标呢?这种逆历史潮流的现象其实有其合理性。因为“血荒”已经蔓延全省。血荒的原因之一与不合理用血有关,尤其是外科手术,不管三七二十一,备几百毫升血再说。这和抗生素的滥用如出一辙。2011年德国人来访时我曾经就血荒问过他们。德国人说,他们不知道还有“血荒”这种事。因为手术质量高,尤其微创手术,出血量很少,多数手术根本就不必输血(国内规定出血量在600毫升以下不必输血,但普遍没人鸟这个规定);同时,自体输血和术中血液回输做得好,怎么会“血荒”呢?

既然现实都已经如此了,“下指标”这种计划性无偿献血就不失为一种英明的举措。我真心支持这个政策。完成指标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大不了出点钱,愿意“代献”的大有人在,这比“代笔”要容易得多。

当然,棒棒医生是既不需要“代献”,也不在乎“指标”的。献血在我是一件随意的事。有一次陪夫人到武汉,夫人为了祛除疲劳,把自己淹没在无限的逛街活动中。伊们逛街的目的绝不是购物,而是逛街本身。我对女人这种消除疲劳的方式向来是惊佩五体投地的,然而,疲劳并不因为惊佩而消去。于是,夫人继续在无边的商品海洋里徜徉,我则在商场门口转悠,恰好路边停着一辆献血车,就上去了。哥要献的不是血,是疲劳啊。要献血吗?嗯。吃饭超过半小时了吗?嗯。那请坐吧,嗯。我问,大约要多长时间?半小时吧。可以了,根据经验,半小时内夫人是不会出来的。下面的程序是我非常熟悉的,半小时不到,我按着针眼出来,那个美女医生说,献血的那只手不要提东西。我说,嗯。又过了半小时,夫人出来,得知我献了血,说以后不敢要我陪逛街了。这话当然不能当真。

近两年,献血少了,因为肝功的一个指标略高,血液不合格。献不成血也无所谓,这说明献血是不会成瘾的。

关注搜狐微博 @健康中国人网
添加微信号:HealthyChinese 或者 扫描二维码
 
 作者简介
健康中国人网顾问

友情链接:基因农业网
资料查询:中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美国FDA|The Cochrane Library

关于我们

健康中国人网 2013-2017 © 版权所有 备案号:津ICP备1600466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