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栏目页页头幻灯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警示 - 中西医大对决之脊髓灰质炎篇

中西医大对决之脊髓灰质炎篇

作者:棒棒医生 审校: 来源:棒棒医生 发表日期:2016-06-07 阅读数:2640
脊髓灰质炎在内的无数瘟疫,自古以来就是人类最大的恐惧,免于瘟疫的恐惧,唯一依靠的是科学!

“三十而立”-----论语

1921年8月10日,美国缅因州东部边境小镇卢贝克,一位正当四十岁黄金年龄的英俊男人驾驶着豪华游艇,带着他的妻子和孩子们来到美国和加拿大边界的旅游胜地坎波贝洛岛度假。这个男人集资本家、政治新星和律师于一身,事业如日中天,其时得闲暇,携妻子,冲浪爬礁,挥杆击球,可谓春风得意。当他看见一个小岛上森林起火,他便毅然上岸参加扑火;火势控制后,他便一头扎进冰凉的海水里痛快一游。

历史发生在这一游之后。这一次游泳完后,他丝毫没有精神焕发的感觉。回到住处,他便感觉发冷,浑身疼痛。到了夜间,他的下肢开始不听使唤;他是个好强的人,不愿意惊动别人,便爬着如厕。第二天,乡村医生诊断是重感冒。可是这感冒也太重了,持续两周没有缓解的迹象。他的家人坐不住了,有钱就是任性,他们把波士顿名医请到坎波贝洛来,诊断为“小儿麻痹症”。

是的,四十岁的大男人,得了小儿麻痹症,学名“脊髓灰质炎”。他从此变成残疾人,三十而立,四十而不立了。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富兰克林.罗斯福,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三位总统之一。“脊髓灰质炎”并没有击倒罗斯福,7年后,他坐轮椅,拄拐杖,竞选纽约州长成功;再4年,竞选美国总统成功,并连任四届,一直到死。

并不是所有的病人都有罗斯福一样的意志力和运气,多数人被脊髓灰质炎一击就倒,三十岁之前早早就不能立了,身残连着志残,在痛苦、屈辱和恐惧中度过一生。当时美国,每年有数万人罹患此病,数千人残疾或死亡。脊髓灰质炎被称为“美国人除了原子弹之外最害怕的东西”。

这种可怕的东西是一种什么病?中西医分别与它作了怎样的斗争?斗争的结果如何?

对任何疾病,医学一开始只是观察,观察它的临床表现和演变。

对脊髓灰质炎的首次清晰描述是英国医生恩德伍德(MichaelUnderwood)于1789年进行的。这种疾病主要攻击1~6岁的儿童,首先会表现为发热、全身不适、肌肉疼痛;随之出现轻重不等的不对称的四肢无力,即瘫痪;然后,四肢肌肉连同皮下脂肪,肌腱及骨骼均发生萎缩,四肢变细,后遗终身的四肢和脊柱畸形。这是一种主要侵袭小儿的传染病,所以又叫“小儿麻痹症”。这是一种剥夺自由的疾病,难怪美国人视之为最可怕的疾病。

中医对小儿麻痹症的观察较为粗疏,大致属于“痿症”的范畴。痿症最早见于《黄帝内经.素问.痿论》,分为皮、脉、筋、骨、肉五痿。“痿者,四肢无力委弱,举动不能,若委弃不用之状”。古人观察到皮肤干燥菲薄、骨骼运动障碍、肌肉萎缩、肌腱挛缩、脊柱变形等症状。但是,对症状演变、顺序、易患人群、预后等观察较为混乱,没有清晰的界线。“五痿”并不准确对应于小儿麻痹,而是包含了各种神经肌肉疾病,如多发性神经炎、周期性麻痹、运动神经元疾病、脊髓变性和压迫症、重症肌无力等等。

对临床表现的解释才真正体现医学科学的特征。是有凭有据的解释,还是拍脑袋想象的解释,差别大矣!

西医自维萨里以后,解剖和生理学日益离不开实证。每一条结论和原理都离不开观察、实验和逻辑,且与物理化学的原理自洽为一体。小儿麻痹的典型症状可以用神经解剖学来进行严谨完美的解释,决非臆想推测。比如,其特征症状为肢体非对称性迟缓性麻痹,什么意思?双下肢一起瘫痪,那叫对称性,否则非对称。麻痹是无力的意思,就是瘫痪。瘫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中枢性瘫痪,又叫上运动神经元瘫痪。可以理解为,上面的“大老虎”出问题了。“大老虎”相当于大脑皮层运动中枢,这个中枢里的椎体细胞以严密的下行纤维束(即著名的锥体束)控制着下运动神经元。锥体束发生病变,下运动神经元得不到指令,肌肉因之无法运动,瘫痪;同时,被长期压制的本能活动释放,各种反射弧反而亢进。所以表现为肌肉收缩减弱或消失,肌张力反而增高,腱反射亢进,出现病理反射,无肌肉萎缩。所以,这种瘫痪又叫“痉挛性瘫痪”,是一种“硬瘫”。迟缓性瘫痪则相反,它是下运动神经元的瘫痪,彻底歇菜,肌肉无力,肌张力也减弱、腱反射减弱或消失、肌肉萎缩,又叫“软瘫”。

反过来推理,出现迟缓性瘫痪,我们可以推断病变部位在锥体束的下级,下运动神经元。神经元就是神经细胞,胞体集中在灰质,胞体上伸出的长长的枝蔓叫树突和轴突(中学知识复习),它们集成束形成白质。脊髓里的灰质与大脑里的相反,位于中间,横断面上呈现漂亮的蝴蝶型。蝴蝶的两个前角就是运动神经元集中的地方。若一个前角病变,出现非对称的肢体瘫痪;两个前角一齐病变,就会出现对称性的瘫痪,即截瘫(海迪姐姐就是高位截瘫)。不同水平面的前角病变产生不同节段的瘫痪。如颈髓5前角细胞病变引起三角肌瘫痪和萎缩;颈髓8~胸髓1病变引起手部小肌肉瘫痪和萎缩;腰髓3病变股四头肌萎缩无力等等。

以上的推理建立在坚实的病理解剖基础之上,又可以动物实验严格证明,铁案如山,令人不得不信服。反观中医的病理病机,则全然是脑洞大开信口开河,百人百说,毫无证据可言。

比如内经把五痿主要归于“肺热叶焦”,肺热把肺叶烧焦了,因为肺主皮毛嘛,所以,皮痿了,这是活生生给烤痿的;脾主肌肉,脾热则胃干渴,于是乎肌肉不仁,肉痿了,这是活活给渴痿的。

病因的发现比病理生理和病理解剖要更晚。十九世纪是细菌学说的癫狂时代,历史上几乎所有的传染病的病因都被发现确定为某一种细菌;尚未发现的,科学家们认为迟早要发现,不过是时间问题。到十九世纪末,科学家们开始注意到,有一种比细菌更小的微生物,它们可以透过细菌无法滤过Chamberland氏烛形滤器,并且具有传染性,但是不能在培养基中存活。二十世纪初,英国细菌学家FrederickTwort发现了可以感染细菌的病毒,噬菌体,由此揭开现代病毒学的序幕。之后,1931年,电子显微镜发明,人类看到了真真切切的病毒。病毒的分子结构一步步被解密。二十世纪是病毒学的黄金时代,正如十九世纪的细菌学说一样,短短数十年间,病毒导致的传染病纷纷破译。在这样的大背景下,1909年,S.Flexner和P.A.Lewis两位科学家发现了脊髓灰质炎病毒。这是一种微小核糖核酸(RNA)病毒科的肠道病毒,直径20-30nm,呈立体对称12面体。有三个血清型,总的核苷酸数目为7500个左右。

研究到这一地步,接下来一切都顺理成章,传播途径主要是粪-口方式。人类是唯一自然宿主。病毒自口腔入人体,迅速播散到淋巴组织生长繁殖,再侵入血液,形成第一次病毒血症播散全身;接着第二次病毒血症,透过血脑屏障侵入中枢神经系统,瘫痪。整个过程清晰如画。

中医却又怎么说? 《内经》说五痿都是热,而总归于“肺热叶焦”。朱丹溪说“痿证断不可作风治。有湿热、湿痰、气虚、血虚、瘀血。”薛立斋说“痿证多因足三阴虚损”。陈无择说“痿由五内不足之所致,但不任用,亦无痛楚,此血气之虚也。”诸如此类,百花齐放,莫衷一是,不知道该信谁的。

病因、传播途径、病理都清楚了,治疗却无法突破。病毒性疾病至今没有根本的治疗方法。好在“上医治未病”,西医祭起“治未病”的利器,一举攻克脊髓灰质炎。

回到罗斯福总统身上,在他叱咤风云的政治生涯里,做了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医学大功德。1938年,罗斯福成立了一个资助脊髓灰质炎研究的国家基金会。在这个基金会的资助下,产生了两个人类的救星,最终消灭了脊髓灰质炎。

一位是匹兹堡大学的微生物学家乔纳斯.沙克(JonasSalk)。当时主流观点认为,活的病毒进入人体后才能激发免疫抵抗力。沙克想把风险降到最低,杀死病毒,但保留其免疫反应的能力。他的观点被认为是一种“愚蠢的话。”1952年,沙克找到一个绝妙的方法:用甲醛灭活在猴神经细胞中培养得到的脊髓灰质炎病毒,将之注入人体,成功引发宿主免疫反应。医学发展到这个时代,个案已经不能说明问题,沙克急切想进行大规模临床试验以证明自己的疫苗,却遭到强烈反对,媒体攻击铺天盖地,他几乎成为草菅人命的科学狂人形象。为了证明自己,沙克使出了绝招,他叫来妻子和三个孩子,慷慨陈词,“若何为生我家?”五个人自己试。太绝了,神农尝百草,也没拉上老婆孩子啊!

1954年,美国人被说服,一不做二不休,搞就搞大点!史上规模最大的疫苗双盲试验就这样隆重登场。200万名儿童参试,100万注射沙克疫苗,另100万注射生理盐水。所有试验者和医生都不知道注射的是疫苗还是安慰剂。1955年4月12日,持续一年的伟大试验在16台摄像机、150位记者、500位各界观众面前揭开盖子:沙克疫苗诱发了85%-90%的免疫效力,而安慰剂无效。全美教堂的钟声一齐敲响,美国沸腾了,所有人“就像一场战争结束了一样喜悦。”

不言而喻,这种成功可以带来难以估量的财富,但沙克似乎觉得财富和专利对他就是浮云,他反问记者:“难道你可以为太阳申请专利吗?”沙克把他的疫苗比作照亮天下的太阳,怎么可以金钱衡量呢?好吧,既然不要财,就给名吧。于是,艾森豪威尔总统授予他“总统特殊勋章”,称他为“全人类的恩人”。这是罗斯福总统已死,不然也只能授予他“总统特殊勋章”。

与沙克观点相左的沙宾表示没有受到打击。他淡定埋头苦干十年,终于在1963年也研制成功完全不同的沙宾疫苗。这个疫苗更便宜,更方便,不需要注射,可做成糖丸吃。它唯一的缺陷是有240万分之一的概率可以导致人造的麻痹型脊髓灰质炎。这个概率如此之低,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沙宾也是人类的救星。

沙克和沙宾之所以被称为人类的救星,可以下列数据说明之:1988年,世界卫生组织在全球开展消灭脊髓灰质炎行动(全覆盖接种沙克疫苗和沙宾疫苗)时,全球每年有35万多人因脊灰瘫痪,在这些瘫痪者中,有5%至10%的人因呼吸肌麻痹而死亡。至2015年,病例减少了99%以上,只剩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有74例报告。1988年以来,至少使1500多万人免于瘫痪。三株野生脊灰病毒中,2型和3型2012年后再无报告病例。世卫组织雄心勃勃在2018年彻底消灭脊髓灰质炎,这将成为继天花之后第二个被消灭的传染病。

在我国,上世纪七十年代,每年脊髓灰质炎新发还高达1万多例。1965年开始使用口服减毒疫苗,1988年加入世卫组织的全球行动,2000年宣布消灭脊髓灰质炎,持续至今。这里面,没有中医什么事儿。

脊髓灰质炎患者罗斯福总统曾经提出著名的四项“人类基本自由”,之一是“免于恐惧的自由”。包括脊髓灰质炎在内的无数瘟疫,自古以来就是人类最大的恐惧,免于瘟疫的恐惧,唯一依靠的是科学!罗斯福懂得这个道理,他死后十年,他成立的基金会结出了硕果,人类从此免于脊髓灰质炎的恐惧。

关注搜狐微博 @健康中国人网
添加微信号:HealthyChinese 或者 扫描二维码
 
 作者简介
健康中国人网顾问

友情链接:基因农业网
资料查询:中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美国FDA|The Cochrane Library

关于我们

健康中国人网 2013-2017 © 版权所有 备案号:津ICP备16004666号-2